近年來,隨著國家監管政策的不斷出臺,金租公司回歸租賃本源,向產業客戶轉型已成勢在必行之勢。但對于包括金融租賃公司(以下簡稱“金租公司”)在內的金融機構[ 金融機構是指從事金融業有關的金融中介機構,為金融體系的一部分,具體到本文來講,主要是指具有從事信貸或類信貸業務資質的銀行、金融租賃公司、信托公司等。]來講,授信的有效管理和風險控制實質上就是金租公司對資產質量的有效管理和合理配置的問題,授信資產質量的好壞,不僅直接決定著金租公司自身以及金融業能否生存發展,而且對整個經濟的發展和社會的穩定有著重要的影響。如何提高信貸效率,有效控制授信客戶的信用風險己經成為金租公司當前亟待解決的重要課題。然而,在實際的業務中,有很多租賃公司的風險控制邏輯依然停留在傳統金融依靠交易結構、抵押等方式進行防范業務風險,個人認為這種理念有失偏頗。

  金融租賃資產的全面風險管理體系應以資產價值管理為核心,以租賃物、承租人、交易結構三個維度為基礎,金融租賃公司要利用“三個維度”相互制衡、相互遞補的性質,通過組合搭配緩釋各類風險因素,從而實現價值管理的核心目標。[ 叢林:《金融租賃的風險控制研究》,《金融論壇》,2015年第12期,第12頁。]金租公司能夠通過租賃物緩釋自身的債權風險,這是金租公司的根本特征,也是同其他金融產品相互區別之所在。尤其是面對小微企業客戶,租賃物對債權的緩釋作用就尤為重要。然后,公司在業務審批的過程中,多是從承租人和交易結構兩個維度去緩釋風險,并未給予租賃物應有的重視,使得租賃物對債權的保駕護航作用未能充分發揮。

  在資產管理過程中,公司多停留于銀行信貸業務的管理思路,對租賃物未給與足夠重視的同時,管理過程和細節均較為粗放,主要體現在:①缺少對租賃物充分了解的租后管理人員;②租賃物的租后檢查過于表面化,切實防控風險的租后檢查機制尚未有效建立;③租賃物的專業取回團隊或渠道尚未成型;④租賃物處置渠道儲備明顯不暢;⑤科技對租賃物環節的管理支撐作用明顯不足。由于上述狀況的存在,致使公司在展業的過程中,往往從信貸的思路出發,致使以租賃物為中心進而控制租賃業務風險的優勢未能真正發揮。個人認為,應做好以下工作:

  01樹立以物權資產風險管理為主的風險理念

  租賃物是融資租賃的核心,也是債權能夠得到償付的最終保障[ 焦丹:《A融資租賃公司風險控制研究》,2020年,第31頁。]。租賃物對融資租賃公司信用風險有效管控的意義重大,因此,租賃物對債權的的風險緩釋作用應給予足夠的重視。注重租賃物的技術更新、產品換代、價值貶損、損毀滅失等情況,與銀行信貸多以債權資產為主的風險管理理念相區別,牢固樹立以物權資產管理為主的風險管理理念[叢林:《金融租賃的風險控制研究》,《金融論壇》,2015年第12期,第13頁]。

  02加強租賃物管理,使租賃物對債權保障功能得以充分發揮

  第一,完善租賃物管理機制,指明“怎么干”

  公司的管理制度中應有專門的租賃物管理制度或有關租賃物管理的具體規定,制度中對租賃物的管理應盡可能詳盡、明確且指向性強,要求資產管理人員對制度要求的規定性動作一定要做到位,管理責任劃分應清晰明了,并與績效考核掛鉤,從而激發資產管理人員的工作積極性和崗位責任感,促使其積極的履職和主動的發現風險,并進而防范風險為債權的安全保駕護航。

  第二,加強資產管理專業人員儲備,明確“誰來干”

  前面提到租賃物是融資租賃業務的核心,應樹立以物權資產風險管理為主的風險理念,這從側面說明了對租賃物進行管理的資產管理人員在融資租賃業務風險控制環節的重要性,可以說資產管理人員是融資租賃公司核心崗位之一,不但懂融資租賃業務,而且對租賃物的生產廠家、技術情況、市場價值、剩余殘值等更是了然于胸。如租賃資產明顯低于債權時,可以提前采取措施預防風險,針對出險的客戶能夠及時進行取回,從而保障公司的租賃資產安全。然而,公司的租賃物管理更多的是停留于還在不在,是否正常運行等初級階段,對其租賃資產的保值性和殘值能否覆蓋剩余租金等缺少全面清晰的認識,租賃物對風險的緩釋作用未能充分發揮。

  第三,強化信息科技對租賃物管理的支撐作用得以充分發揮,確!肮艿米 

  既然租賃物在融資租賃業務中如此重要,在信息科技時代,充分發揮信息科技在租賃物管理領域的支撐作用,使租賃物管理過程更加智能和方便快捷。因此,應加大信息科技在租賃物管理方面的投入,建立專門的租賃物監測系統,不僅能夠通過該系統準確獲悉租賃資產的所在地,確保租賃物在出險的狀態下能夠及時找得到,而且能夠通過該系統提取到的租賃資產的工作時長和正常運轉情況,通過對提取的數據進行分析,進而全面掌握授信企業的運轉情況,以便及時作出準確判斷并能夠有效管控風險。

  第四,注重租賃物的取回團隊及渠道建設,務必“取得回”

租賃物的取回是租賃物得以處置的前提,然而出租人行使取回權在實際操作中會收到諸多制約,雖然我國當前對出租人行使取回權有所規定,然而對于如何行使取回權的規定卻十分有限,實際具體操作中的租賃物取回問題仍然缺乏法律規范的指導,往往出現取回“過激”的問題,致使取回的“度”難以把握。在此背景下,建議公司應加強與專業清收公司的合作,同時為降低清收成本,可以采取公開招標的形式,與價低的清收公司進行合作。

  第五,構建租賃物處置渠道,及時“賣得掉”

  租賃物取回后,往往面臨著再處置的問題,當今社會,機器設備更新換代周期越來越短,出租人取回后的租賃物處置周期越長,租賃物的市場價值就越低,尤其是作為金融機構的金租公司,租賃物就是自有資本的等價物,如何在自身權益得以保障的前提下對取回的租賃物盡快在市場上進行公允價值處置,使租賃物變成流動資金并進而投入市場中賺取更多的利潤,同時,降低不良資產指標,是金租公司不得不考慮的一個問題。得益于我國各種二手設備市場和二手設備網絡平臺的搭建,使租賃物的再處置渠道日益成熟。公司應提升對二手設備市場及二手網絡平臺的關注度,并知悉其交易過程,以便取回的租賃物能夠較快出手。